痛失愛女後,周小麗和母親抱頭痛哭。
  車禍現場觸目驚心。
  死者的照片擺放在家中沙發上。
  肇事駕駛員向廣漢警方交代,他錯把油門當剎車踩了。目前,李某已被刑拘
  華西都市報記者唐金龍攝影報道
  “舅舅,把你車借我用一下,我去接個人。”9日下午3點過,33歲的李某在親戚家吃了午飯後,向隔桌的舅舅向某說。隨後,向某將自己的途觀越野車鑰匙給了李某,誰也沒想到,這輛車出門不到半個小時,就釀造了慘烈的車禍,造成四死一傷(本報昨日05版曾報道)。
  車禍發生後,李某跳下車,環顧了一下四周,便逃離現場。當晚9點過,在事故發生五個多小時後,李某被警方控制。李某向警方交代,這是他第一次開這輛車,當時撞人後錯把油門當剎車踩了。對肇事司機李某的審訊仍在進行,目前,李某已被刑拘。案件也正在進一步調查中。
  廣漢市已展開關於此次事故的責任追查,包括該道路負責單位的履職情況,道路交通安全監管情況。甚至還包括調查李某當年駕校的教練,李某自稱2007年就取得了駕照。
  八旬老者講述
  “車子撞了我後直接開走了”
  “撞人了,停下,停下……”今年83歲的黃國旺是此次車禍受害者中唯一的幸存者,案發時他正騎著自行車回家。因為剛下了雨,路面有些濕滑,他騎得比較慢,“我聽到後面有汽車來的聲音,感覺離我很近。我剛回頭準備看,就被撞了。”
  “車子撞上了我的自行車,把我摔了出去,鞋子都甩了好遠。”黃國旺向車吼叫,叫司機停車,但車並沒停下來,“直接朝前開,速度快得很。”“好像又撞了人,車子開出去很遠才停下。”據黃國旺回憶,過了一會兒有人來扶他,“我喊他幫我把鞋撿過來,我想站起來,結果動不了了。”很快,黃國旺被送上120急救車。
  “我接到父親出車禍的消息時,還在廠里上班。”黃國旺的兒媳婦黃均玉說,她趕到現場時發現極其慘烈,“那叫一個慘呢,路邊有斷手斷腳,就擺在那裡。”黃均玉說,她膽子小,聽說撞死了4個人,就不敢去看了,“我看到爸爸在救護車上,還能說話,就放心多了。”
  當晚9點左右,由於傷勢較重,黃國旺從廣漢市人民醫院轉到德陽市人民醫院。德陽市人民醫院骨科主治醫師汪紅告訴記者,從目前檢查來看,黃大爺盆骨受傷,右跟骨骨折,右腳腳背開放性損傷,“目前病情暫時平穩,但由於是高齡患者,還需密切觀察。”
  最小死者母親“不敢相信心愛的女兒沒了”
  “那麼乖的娃娃,說沒就沒了,你叫我們怎麼辦嘛。”10日下午,廣漢市西外鄉楠木村14組,死者賀光明家中堂屋的沙發上,車禍中喪生的死者照片併排擺著,其兒媳周小麗哭成了淚人,“希望警方儘快查明原因,給我們一個說法。”
  周小麗說,當天她兩點過下班回來,便在家裡做晚飯,“我把湯都燉好了,就騎電瓶車去接娃娃。下了雨,村道有稀泥,電瓶車去接免得整一腳泥巴。”當她騎車到村道與漢州大道交匯處時,那裡出了車禍。村民就問她去做什麼,“我就給他們說到馬路對面去接娃娃。他們就跟我說,那頭有個女娃娃出車禍了,喊我快去看看。”周小麗哭著說,“我當時一聽,整個大腦一片空白,丟下車子就往娃娃那邊跑,但已經晚了。”
  聽到妻子的哭訴,賀光明的兒子賀前林也掩面哭了起來。他今年已經31歲,是家裡的獨子,妻子也是獨生子女,女兒才1歲7個月,一大家人都十分寵愛這個寶貝女兒,“早上出門時都還好好的,還給我說拜拜呢。”
  “她的幺爺爺(賀光富)愛她得很,給她燉湯做飯,她有時都不在我們屋裡吃飯,做好了都不吃,要去她幺爺爺那裡吃。”賀前林說,當天下午賀光富說給她買糖,所以經過漢州大道到小賣部那邊去,“平時都不會到大路上去。”
  “太慘了,除了女兒還基本完整外,其餘三個人全部被撕碎了,血肉、肢体到處都是。”周小麗說,眼前的慘景讓她一下子就昏倒在地,“我是真不敢相信,那麼乖,我們那麼愛的女兒沒了。”
  小兩口的哭聲,引得院子里不少人又開始哭起來,周小麗的母親走過來抱著女兒,兩人都失聲痛哭。
  肇事車車主“我們對不起死者家屬”
  “我們對不起死者家屬,出了這樣的事情,我也很痛苦。”10日晚,華西都市報記者聯繫上了途觀越野車車主向先生,最初他並不想說話。幾經溝通後,他終於向記者袒露心扉,“都是鄉鄰鄉親的,我也不願相信這是真的。”
  據知情者介紹,9日中午,因為一個親戚生病出院請客,向先生和司機李某就聚在一起吃飯。飯後,李某說要去接一個朋友,便叫向先生將車借給他用一下,向先生把車鑰匙給了李。“哪曉得會出這麼大的事情嘛。”向先生說。
  “他沒有喝酒,只喝了豆奶。”就有人質疑李某造成如此慘烈車禍並逃逸可能涉嫌酒駕,向先生明確告訴記者:“真的沒有喝酒。”
  “今天我在配合警方做調查並籌措傷者的治療費用,還沒有來得及去看望死者家屬,深表歉意。”向先生說,不論接下來調查處理情況怎樣,他們都會盡最大努力向死者家屬表達誠意,儘量爭取獲得最大的諒解。
  “我沒有什麼財產,農家樂是我姐姐開的,也不存在凍結和監管的說法。”對於其財產已被凍結一說,向先生表示了否認,而對受害者一家的賠償,他表示:“哪怕賣房子賣啥子,都要賠償人家。”
  是否涉嫌酒駕?還需要等血液檢測結果
  事故發生後的當晚9點過,涉嫌肇事逃逸的司機李某已被警方控制。
  對於網上質疑李某可能涉嫌酒後駕車,廣漢警方表示:在控制李某後,已第一時間採集了其血液送華西醫院檢測,“目前還不能確定是否酒後駕車,還要等血液檢測結果。”此前其舅舅向先生也表示,“我們中午確實在一起吃飯,但他沒有喝酒,只喝了豆奶。”
  10日下午,廣漢警方向記者通報稱,目前正全力展開對司機的審訊工作。“他說是撞人後,錯把油門當剎車了。”警方透露,但這些還需要結合現場勘驗來確定。
  據李某交代,他第一次撞人後,錯把油門當剎車了,結果前面又出現了騎電瓶車的人,他為了避讓電瓶車向右邊打了盤子。如果真如李某所說,那麼他右轉這盤子就造成了更大傷害:賀家四人命殞車輪。
  “要是他在撞了第一個人後停下來就好了,如果停下來就好了……”周小麗不停地說,“他真是瘋了,那麼寬的路怎麼就開到路邊把人撞了?”
  附近居民質疑為何不設置安全警示
  就在出事路段的橋頭處,昨日下午仍聚集了不少村民,他們仍在議論此前的這起交通事故。
  “這條路以前是水泥路,改造成瀝青路面可能才一個多月,結果就接連出了好幾起事故了。這回最凶,一次性就撞死4個人。”村民羅先生介紹,路面整改後路況更好了,但車子也開得越來越野,“好多個路口還沒有紅綠燈呢。”
  “出事那個路口就在彎道上,要是開快點根本就看不到有路口,應該有個醒目的提醒標識,提醒司機這是路口,要減速慢行。”傷者黃國旺的兒媳婦黃均玉也表達著擔憂,“馬路對面我們村還有很多人有土地,現在過馬路都提心吊膽的,車子多不說,還開得快得很。”
  “希望小學那個口子附近經常出事,都反映了好多次了,還是沒裝減速帶和紅綠燈。”在村民周女士指引下,記者來到小學路口看到,路邊上放置了一個很小的標牌:限速20,“村上自己做的。”
  廣漢交警部門拉網排查督促整改
  是否已多次要求設置紅綠燈和限速標識?楠木村村支書羅開元說,村上已對這個事做了安排,他們會向上級彙報,“具體情況無可奉告。”
  記者隨後從相關部門得到證實,這條道路屬新改造道路,現在已划了道路標線、安裝了防護欄,“其餘道路交通設施和安全警示標誌等也正在準備安裝,因為是新改造道路,有一個過程。”
  在一份關於此次交通事故的工作報告中,記者發現有這樣的內容:廣漢市交警大隊將對轄區重點道路開展“拉網式”交通安全隱患排查工作,特別是對急彎、陡坡、臨水、臨崖等危險路段增設警示標誌的建議,督促有關部門予以整改。
  而這次事故發生的路段,恰恰是彎道、斜坡路面,而且臨水。
  事件回放
  越野撞人逃逸 撞死一家四口
  9日,一輛途觀越野車在廣漢市西外鄉境內的漢州大道楠木村14組段行駛時,在經過一個彎道時,撞傷了一名83歲的老人。隨後,這輛越野車沒有停下,而是徑直往前開,將正在路邊行走的賀光明一家三口捲到了車輪下。直到將路邊金屬防護欄全部撞彎倒在地,最後被防護欄鋼板割穿車體,該車右半邊懸在空中時才停了下來。
  此次事故“當時現場就確認了賀光明一家三口死亡。”其弟賀光富失去了聯繫,“開始打電話還能打通,但沒有人接。”當晚7點過,死者家屬給記者打來電話,稱已確認賀光富在此次車禍中遇難,“他的屍體是從水溝里撈起來的。”晚8點10分,廣漢交警發出消息證實,“現場死亡4人,傷1人。”  (原標題:廣漢 11·9 車禍肇事司機:借舅舅的車 錯把油門當剎車)
創作者介紹

深圳

jb30jbesz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